蓮姐

王家張家大大小小皆咬定她命不好,

 

算命先生連她爹早逝那筆賬也算在她頭上;

 

娘傷透了,把她賣掉。

 

十來嵗她就被同性的那種眼神瞪住,初初很不能明白∶那不是鄙視

 

長大些她更疑惑,異性們喜歡很不莊重的 從頭看到腳再從腳看到頭

 

而,那些老人家,總是一再溫習不科學的定論,狠狠地傳說她有剋夫相。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下嫁給矮胖子,她沒怨言;

 

他不嫌棄這“勾搭老闆”的污名,她已經很感恩了。

 

活在這個年代,被詛咒的髒婦人居然還有人要;老天待她不薄矣。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大郎,很笨,

 

笨得可愛。

 

每清早挑擔外出前,他總是靦腆的站在廚房窗外,遠遠的。

 

後來才知道 是在期待她的笑容;

 

烙在心中的印像,是他全天的動力,能抵禦外頭的惡霸暴雨風雪。

 

 

 

最令她感動的,是他樂天到沒聼進任何讒言。

 

老天實在待她不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一次看到小叔,

 

頭亂髮背著一條大蟲,血污的身上挂者幾道深深的爪痕,

 

小鎮人以爲大白天看到鬼,都逃到門縫窗縫裏面去了。

 

她的男人抛下扁擔一聲大叫,就給他“抱了起來”,

 

哥兒倆久別后開懷大笑時,

 

 

卻開始變得沉重

 

沉甸甸的心給他一聲嫂子 叫得幾乎跳出口腔

 

天呐,該怎辦?怎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遇見阿慶,

 

絕非她喜歡的類型,坦白說,有點厭惡這類整天仗勢欺弱的暴發戶。

 

一眼看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那種混賬。

 

她能不屈服于張老頭的銀票,更有把握不聼進這瘟神的甜言蜜語。

 

那天看到他大街上跟那群低品味女人纏在一起,

 

無恥到令人作嘔!

 

90 則迴響於《蓮姐

    • 叩謝

      要是我沒記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張照片
      好像是在18??年出現的;
      我也翻了宋朝的史籍,
      找不到有Nikon 或者Hasselblad當時已在大陸設厰的記錄渦~

      我怕是美眉嚇跑我,您講錯了。

      [ 奇怪,
      我是照著瓶子包裝上的recommend dosage服用的,
      不會過量呀!]

    • 知朕者,唯事頭婆也~
      請受本王一拜
      (叩頭叩頭)

      不只是版權分配,現是陷入片酬紛争∶
      阿蓮姐說她是第一主角,分紅要拿多一點
      阿慶說他演出過程犧牲色相 =正氣形象嚴重受損,
      要加薪到原本片酬的三倍…
      (exceeding budget…很煩)

  1. 再进来八八看~结果还是没有~
    不过看来那个故事吊着尾巴一向来是你的风格~
    刚才我看了好几篇你之前之前写的~

    所以,楼下两位别骂我~
    就让“胡斐那一刀”悬在那边
    写下去好像说穿了,没意思。

    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什么反激将法。
    哈哈哈哈~

    • duiduidui,我很喜歡雪山飛狐的結尾
      (當年很討厭)
      我沒有風格,到現在還搞不懂啥是“風格”。
      站在符合市場需求的角度,
      我倒想知道你們期望甚麼樣的outCome :-)
      歡迎留言

  2. 呵呵。千呼万唤始出来~
    始?还是屎?
    我不是说莲姐是屎~

    我是说终于没有便秘,撇出来了?
    有点无言的感觉~
    我也不是说你是屎~yurigari

    结局吗?
    我也不想落入俗套~但是又想她有完美结局

    想想,再想想。。
    伤脑筋~
    我凡夫俗子来的喔,可以不可以excuse me,
    给我在旁边凑热闹就好?
    哈哈哈,可以预见我给人吐口水满脸~
    再想想。再想想。

    这照片,风情在,但是略显不足~
    okok,我知道~我知道~
    我自己回家去,不用你揣我,送我一程。

  3. kak lian——真有此人,这副样,不是凭空想出来的,对吧?
    她具有莲姐风情。莲姐在画者心里,并非一般人一般见识的“只懂骚”,此画固然存有含蓄之美。

    • 在某段日子前 我一直在想:
      这女人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怎会这麽惹人厌? 
      (近乎所有文字都把她描绘得那麽低賤下流)
      她有错吗?  在哪?

      与其说含蓄,
      不如思考下她的无奈
      :-(

  4. 就因为你改了复言,“听话啦”,我眼睛热热。
    是想等到下文,才给分。不等了。随你意。
    重看水浒,或许有顿悟,就以女性角度看莲姐,给这篇加个“补充”。

  5. 我是你们楼上楼下的新欢,你们都是旧爱liao
    我是很忙很忙的跑上跑下去凑热闹,看你们一来一往的…酱也可以?!
    原来blog就酱的被人blog来blog去的?
    而且越blog越精彩!
    很多属于blog的文字我这个刚刚上来的搞不懂,看得我满头冒金星,满脑子都是blog☆•.♫.¸☆•.♫.☆¸.☆• ¨ ☆`* •.♫. ☆• °
    最后blog到我进来是为了看什么的都忘记liao!

    • 再混多一陣子
      你就不只冒金星那麼簡單了…
      趁現未被傳染神經病,
      奉勸你火速逃離!

      不過,
      既然來了,
      我假假地都需要講土土的那句客套話
      “歡迎光臨!” ;-)

  6. 我不叫爱莲。
    “爱”我喜欢这个字。
    当我受伤受苦受难受害受不了人生许多寂寞折磨挫折误解时就在“受”里加入一颗“心”,把遭受变成付出,把受变成爱,一切就释怀了*^__^*

  7. 昨天我介绍朋友看莲姐,
    他是电脑盲,他要我代他评论。
    他目不转睛的看了半天…
    他酱形容:
    看了第一眼:倾国倾城
    看了第二眼:。。。看傻了眼!
    看了第三眼:。。。。非笔墨所能形容。
    他笑着说:因为他的墨水不够。
    他说他是开学生巴士车的司机。
    没有机会读到什么书,
    现在唯有每天开校车来弥补当年的遗憾咯。

    • 校車司機? 我們應該會談得來,
      我是扎德士的 =算是半個同行吧?

      電腦知識方面,我也還逗留在幼兒期…

      希望在暴燥、擁擠的馬路上 我們不曾互比過手勢…
      哈哈哈

      請幫我跟他道謝

  8. 司机大佬
    大家一起握手~~~
    他说他肯定没有在马路上遇见
    一只手拿画笔
    另一只手驾驶的司机大佬
    他还说他每天穿梭在拥挤阻塞的马路上
    念一声阿弥陀佛
    能让他心平气和的把学生平安载回家
    他临走前他有交待
    他还会上来看你的画
    他会不会是莲姐派来的大郎还是阿庆?

  9. 金庸是我偶像
    你学我偶像写了前传
    那就要写后传
    你要努力用心向我偶像学习哦
    我和司机大佬全力support你
    司机大佬说他即不会写 又不会画
    他希望你能帮他实践当年无法入学学习的遗憾

    • 我也想有查良鏞的成就,
      不過
      問題是我書讀得少,又很懶…
      怎辦?

      哈哈哈

      (校巴司機大哥再這樣給我壓力,
      我不去跳龍溝的話,就會去抱住他痛哭)

  10. 最近我常思考一个问题:
    一个人的热忱可以持续多久
    一个人的爱可以维持多久
    一个人可以写多久
    又能画多久
    我们常看到一些有缺陷的不幸者
    没有手也要用嘴巴咬住画笔画
    22大半辈子瘫痪卧床,几番辛苦也要写
    我们四肢健全
    但是我们 心里 却有 缺 陷

  11. 啊呀!让你脸色变黑,不是我所愿
    感触的是我自己~~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涂鸦
    也很久没有公开写作
    在没有涂鸦写作的日子很不快乐
    因为不快乐所以不去涂鸦写作

    因为看见扇仙娘娘在这里自得其乐
    寻找到她的快乐

    在她用心良苦之下
    我被她带来这里
    我开始找到快乐
    当我看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写得 画得
    心中无限欢喜 安慰
    我只希望我来了
    你们可以继续写 继续画
    因为不想看到这里的朋友一个个离开
    当初为什么来了又要离开

    请给予我一点点的鼓励 信心
    让维持我的热忱 持续我的爱
    感恩——/\——

    • 面烏烏
      用Dydamo + 刷子刷 也刷不白廖~

      人來人往,相信是網站、部落格的常景吧?
      (雖我只躲在紅花井底,連懶腰都懶得伸那種)
      最近很忙
      (也好,再不忙就沒飯吃料)

  12. 能够忙是一件好事~
    祝愿师兄:
    忙忙忙得很 快乐
    累累累得很 欢喜
    安心睡~快乐吃~欢喜笑~健康做~
    这就是 幸福人生~
    忙归忙
    莲姐的后传还是要~~~去实行哦~~~

    • 從宋朝等到元朝等到明朝等到清朝等到民國等到日寇入侵等到八路解放軍蹬蔣光頭屁股等到天安門民運學生遭屠殺等到…



      再等多幾個星期 應該不會太遲吧?
      ;-)

    • 哪來的狂徒在此撒野?見了聖上還不跪下!

      寡人最近忙到有點七葷八素,
      你知道的啦治理江山社稷的活兒並不好幹
      他奶奶的來得及吃飯就沒時間大便。

      不如寡人把蓮姐outsource給您寫下去,
      如何? :-)

    • 莲姐的辉煌史?……….

      可憐老化的白髮魔女話題
      可發展成 一篇七七四十九章的大學論文;
      裏面可叫JamesDean夢露國榮RiverPhoenix出來
      為蓮姐供証。
      然後一起雀躍萬分的喊
      “好彩我們死得早!”
      不用唱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13. 师兄,你就清醒吧!都什么时代liao,早就改朝换代咯!
    不要朝(吵)来朝(吵)去的。
    其实我很期待你去写故乡的朝代历史,能写美食更好。还有还有 你那历练丰富多彩的故事~
    可以吗?可能吗?困难吗?行不行?不然要怎样?

  14. 师兄你balik Kampong只是怀念炒鸳鸯呵?
    还有大肥干捞面?老巴杀的鸭粥?大观戏院的美食,黑嘴的卤面,bee bee park的Kedah Asam Laksa。。。。
    令人怀念的河畔(海涛kee)小食天堂消失了。。。还有很多很多美食。。。
    离开太久了,只记得点点滴滴~
    你比我资深,帮忙回忆一下下。
    如果你暂时不去写莲姐后传,就请帮忙寻找故乡的“原滋味”吧!

  15. 对对对,太子路的二条路,整条都是美食街~
    呵呵!大肥干捞面今年6月老乡友带我去了。
    就在成功园住宅区深入里面的一排店面(忘了记下门牌),不过我会认路。好像是5pm才开始营业,很快就卖完。大肥干捞麵的第二代掌门人是夫妻党,大肥是他的大伯。
    两夫妻就在一个小摊位里忙到喘不过气。人潮络绎不绝,打包的最多,每个人来人往都打5包10包的带回家慢慢品尝。
    我在一旁拍摄他烫面捞面的过程,哇噻!真的不得了,是厨神也!他烫面捞面的技巧非同寻常,整团手工面被他凌空翻身,在空中又翻转了一圈,扑通一声,不偏不倚的坠入小盘子里~连续的动作一直重复着。
    武打的设计动作惟妙惟肖!
    速度快到让我来不及按下快门,天啊!他得到大肥的真传!
    此时我越看越起劲,手中的相机越拍越逼近~
    说时迟,那时快,又听到扑通的巨响,厨神用力过度,把面抛得太大力,面团堕入滚水中大力的反弹,滚烫的水四面溅起。。。
    我在一旁傻傻的看到目不转睛,一面在回忆当年看到创始人大肥烫面捞面的过程。。。
    四面溅起滚水。。。哎哟!热滚滚的烧水。。。
    我来不及闪,结果如何,可想而知~呜呜~
    在拍摄过程,我顺便访问他,他忙得没有时间回应我。
    他还告诉我不要采访,访问后太多人来,他俩夫妻应付不来。
    得来不易的大肥干捞麵全记录,图文并茂,有人有兴趣看,那我就写一篇寻找故乡美食篇。
    不过,我对故乡的美食还未深入一层去了解,收集到的资料也不足。所以迟迟不敢动笔介绍,以免贻笑大方。

  16. 两位呕心沥血的偶像/呕血/呕心/呕像?(≧∇≦*)!
    请你们不要在我头上呕来呕去(怄气),我就在楼下。
    我是包航空母舰来的,这样一来就不得了,我中了白发魔女的魔法,无法自拔!
    我完蛋了,扇仙娘娘快来拯救啊!
    那壶不提提那壶,提到Balik Kampong的美食,我欲罢不能,口沫横飞,真的有够~~~啰嗦~
    最近Balik Kampong,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去问神,扇仙娘娘说:是福不是祸,是祸逃不了,要我自求多福。
    我刚刚增长了充满智慧的一岁,但是内心还是充满焦虑。很担心有朝一日,睡了再也爬不起来,因为全身瘫痪了bandan rosak!
    我焦急害怕看不到莲姐变成白发魔女传,
    呜呜…娘娘呀 @(>_<)@

  17. 请宽恕返老顽童乱闯乱撞,把这里当天上人间,游戏人间。
    这些日子打扰了莲姐的清梦,童言无忌,真的不好意思~
    天真无邪的老顽童先告辞了,后会有期!
    最后要谢谢莲姐,让我如梦如画的人生苏醒!

  18. Pergi mana? ……..
    很想Balik Kampong jalan jalan cari makan
    很想回味山上飘来的curry菜饭香,nasi ulam…
    很想去下雪的国度过一个冷冷的圣诞节
    很想与多年不见的好友相聚
    很想吃扇仙的大碰饼
    很想到山上闭关自守
    很想静心下来打坐
    但是心总是静不下来
    小孩子的脑袋瓜怎么那样多东西想
    太多太多东西想要做
    要先做什么
    回头来看莲姐,因为圣诞老人派小孩送上温暖浪漫的圣诞节的祝福:
    圣诞节快乐 Merry Christmas

    Ps: 小孩新年愿望,真的很想看到莲姐后传,可以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