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题目

我对Ai抗拒始自对她的偏见初初摸了两年无法掌握很懒得接触她有段时期很不能明白不断有同事朋友赞她好转去礼品发行业工作那时接触到抵死泥鲁卡斯电影产品的artworks打开了眼原来Ai能发挥到如此惊叹的效果以她打印出来的效果要比A-P solid层次更鲜明我开始爱上了她

其实我电脑白痴也来来去去只会耍Ai AP而且只是基本常用的几个功能而已几年前某前辈说傻的降龙十八掌要学齐来做麽掌握最杀伤力的那招不就够行走江湖了吗?雾!给盖醒了之后我失去对美工软件的求知欲现在连出到CS第几也提不起劲去追探

 

我头脑阻塞做做做做不出满意artwork无聊以Ai线条组出画后发现没文字配送好像有点过意不去所以打了堆不知所谓的字体相信会但不希望看官们感到郁闷谢谢谢谢谢请鼓掌鼓掌

 

 

 

 

凌晨四点零七

 

 

 

32 則迴響於《没有题目

    • 有想过
      来一段 像逼卡锁那种打破逻辑透视的,
      但画出来的 连自己都看不出是啥鸟来的~
      回想去欧洲朝圣那年,
      傻傻在逼卡锁真迹前站了半句钟,
      找不到在John S.Sargent 、达文西面前的激动

      唉~

  1. 楼下谦谦的爸,很感激你犯下我以前犯过的“穷追猛打”嫌疑罪。
    证明:“唱反调”绝对是评论中一部分。
    可惜,红花里像这位‘麻’兄受得住的人,不多。

  2. 画来画去都是同样的东西,就像输入电脑的程序–手部的动作不过是造指令(习惯)行事,毫无艺术可言,充其量不过是画匠而已。
    当然,你也有权力选择只做个画匠。

    障碍你的最大问题,就是你的理智;
    我没你厉害,没你画的那么“完美”,但你的画看不到感情,坦白说这点天送比我们强很多,虽然以前我很瞧不起他的技术,但经过多年的生活体会,走到今天,我觉得他们在画画的时候有真正有将感情放了进去。

    • 我在思考着
      能“多量生产”的版画和摄影
      (非独一)
      价值在哪里?

      Absolutely RIGHT!
      理智是我的障碍。

      我看过天送有被困于他的牛角尖,
      但我今天认为
      当事人只要能自在于牛角
      =也是一种幸福
      所以也抽空放任自己去那里逛逛
      哈哈

  3. 楼下的扇语,我不反对他画人像,人像是很吸引人的,我也很喜欢画人像
    但我看到的是同样的线条,同样的造型~~感觉就是复制复制再复制,接下来还是复制,初看时很惊讶,但看多两眼,看多两天,看多两年–还是同样的线条同样的造型,会觉得这个画者没有在/再探讨,没有在思考,只是停留。。。

    • 坦白说
      我认为
      任何作品有无分泌出“感情”来
      will subject to “看的人和观者之前所经受的影响”;
      举例:
      我们拿一尊被东亚人公认为“庄严”的观音像
      给一刚着陆的外星人看
      他未必讲出我们公认的那种feel。

      有无什麽什麽的feel 很多时候是个人“主观”在作祟

      我相信人脑(硬碟)
      是经过父母、家人、学校、社会、媒体等等
      积年累月的program出 今天的perception

      我对傻真的钟爱是很个人的
      喜欢他的纪录事物的过程
      (每看他的画,我都会想像
      他作画时那种怡然自得=很享受的鸟样)
      但我没看到他在表达啥感情
      也不在乎他有没有
      :-)

  4. 但我没看到他在表达啥感情 vs 他作画时那种怡然自得=很享受的鸟样
    ..
    他作画时那种怡然自得……这就是他的感情,看画的时候,你的情绪会随着他的笔触波动–
    想象着画家潇洒的下这一笔时的情景,令人充满想象空间。

    下画的时候,画家将感情放了进去
    千年之后,画家已经化成灰了
    观画者赏画的时候,
    依然能够感受到当初画家挥笔时惊天动地神哭鬼泣的气氛。

    • 分享:
      当年我从梵谷美术馆出来,
      搭同公车的巴黎阿婶眼湿湿细诉她的感触感动,
      随行架着耳听器的女儿(美女!)却一脸冷漠冇feel…

      朦胧的冬天
      两个女人在车厢内构出一幅对比。
      促使我之后不断反问
      梵谷真的把整条命的感情宣泄在画布上麽?
      媒体/ 画作评论员/ 后人 帮他的系列产品加油添了很多酱?
      他真的为友情 /艺术 /爱情吞弹麽?
      精明的商人 巧妙炒作了大众的“主观”?(现还能在卖)

      ——————————————–
      我认为
      ‘忘我的作画过程’未必是有感情的;
      在彩色摄影未开发的年代
      傻真可能是个大家很impress的
      快活画匠
      :-)

  5. 挥笔时释放感情
    是很自然不造作的

    绘画让人着迷的地方
    是画者享受绘画的过程

    如果每下一笔都顾虑到别人会怎样看
    那就不是创作了。

    YG爱画美女
    是因为心中住着个美女?
    嘿嘿嘿。。都说咯,英雄难过美人关。

    咔咔咔~

    • 迷糊拉着线条时,有股徊音在后脑盘旋:

      Roxanne,
      you don\’t have to put on the red light.
      Those days are over; you don\’t have to sell your body to the night.
      Roxanne,
      you don\’t have to wear that dress tonight.
      Walk the streets for money; you don\’t care if it\’s wrong or if it\’s righ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